欢迎来到列子书院官网! 咨询热线:0371-00000000 丨 官方微博 丨 官方微信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列子故事

列子故事

列子是如何成长的?

作者:列子书院 日期:2022/6/7 11:14:39 人气:36

  理可顿悟,事须渐修!人生就是一个成长的历程,只有开始,没有结束,只可循序渐进,不会一蹴而就。

  微信截图_20220607111733.png

  杨澜说过:“每个人都在成长,这种成长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。也许你在某种场合和时期达到了一种平衡,但平衡是短暂的,可能转瞬即逝,不断被打破,只有成长是无止境的。生活中很多东西是难以把握的,甚至是爱情,你可能会变,那个人也可能会变,但是成长是可以把握的,这是对自己的承诺。可能有人会妨碍你的成功,却没人能阻止你的成长。换句话说,这一辈子你可以不成功,但是不能不成长。”

  

  我国古代圣贤列子就是成长的典范,看看《列子》这本书,他师壶丘,学老商,德行好、能御风;从伯昏练胆能,跟关尹射术成。字里行间透漏着大量的效法黄帝,周穆王,商汤,孔子,杨朱等诸位先贤的信息,其之所以能与老子,孔子并列为先秦十大豪士,这与他不断成长是分不开的。今天我们来通过一则故事,学习列子是如何成长的。

  

微信截图_20220607112222.png

  郑国有个神巫,名叫季咸,善知人的生死存亡祸福寿夭,所预卜人活到何年何月何日,非常的灵验。郑国人见到他,都赶紧逃避,害怕他透漏生死信息。列子见了后,却醉心不已,马上回去报告给老师壶子,说:“起先我以为先生的道行最高了,如今又有更为高深的了。”壶子说:“我现在教给你的还只是外表的学问,还没有触及道的实质,你难道就已经得道了吗?只有众多的雌却无雄,又怎么能生出下一代呢?你拿刚学到的皮毛去与他人相比,进而让人探出你的底细,还深信不疑。你跟他一块儿来,让他给我看看相。”

  

  第二天,列子跟季咸一道拜见壶子。季咸走出门来就对列子说:“呀!你的先生快要死了!活不了了,用不了十来天了!我观察到他临死前的怪异气色,就像湿灰一样。”列子进到屋里,泪水哭湿了衣襟,伤心地把季咸的话告诉给壶子。壶子说:“刚才我将如同地表那样寂然不动的气机显露给他看,茫茫然既没有震动也没有止息。这大概是他看到了我闭塞的气机。改日,再跟他来看看。”

  

  第三天,季咸又同列子来见壶子。出去后对列子说:“您的老师遇到我真是太幸运了!有救了。全身都有生气了,我看见他闭塞的生机有萌动了。”列子进来把这话告诉了壶子。壶子说:“刚才我显示给他看的是天地交接,虚名实利都不入我心,而生机却已在脚后跟发动起来了,这就是他看到的闭塞生机的萌动。所以他看到我好转的生机。再请他来一趟吧!”

  

  第四天,列子又跟神巫季咸一道拜见壶子。季咸看了一眼壶子,就走出门来就来,对列子说:“你的先生气色不定,我没有办法给他看相。等到气色稳定,再来给他看吧。”列子返回屋里,把季咸的话告诉给壶子。壶子说:“刚才我把太虚阴阳不胜之气机显露给他看,这是他看到的变化不定的气机。鲸鱼盘旋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停积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运动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涌出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陡落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决口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回拢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入泽之处成为深渊,水流会合之处成为深渊,这是九种深渊,再他一块儿来。”

  

  第五天,列子又带季咸来见壶子。还没有站定,季咸就惊慌失色地逃走了。壶子说:“追上他!”列子赶忙去追,可是季咸跑的太快了,已经跑的没有影踪了。于是列子回来报告壶子,说:“已经不见了,已经消失了,我追不上他了。”壶子说:“刚才我显示给他看的并没有离开我的本来面目。我无所执而随着他变化,他便搞不清我是怎么回事。于是我又像草一样跟着他颠倒,像水一样跟着他流动,所以他就逃走了。”

  

  列子这时才明白自己还没有学到什么,便返回家中,三年不出门,替他妻子烧火做饭,喂猪像伺候人一样周到,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偏爱,不事雕琢而复归真朴,像土块一样独立而不受干扰,在纷繁的琐事中却心神一致,如此直到终身。

  

微信截图_20220607112615.png

  启发:

  

  1、神巫季咸,四次看相,四次看错,自信彻底崩溃,大道无我,无相可相,无可把捉,一般人都是受制于阴阳二气不能自主,圣人却能因阴阳统天地。有道之人超出了阴阳,故能把握阴阳变化。故自失而走。

  

  2、壶子明里让季咸看相,其实是借机教育列子促使列子成长。经此四相显化,列子终于明白:学不在多,非学毋思!思而有悟,最贵践行!

  

  3、人生九渊,成长是必修课。没有得道之人,处处着相,真人面前,无所遁形。自己的命运,还需自己掌握。古圣列子,成长人生,其中无他,圣职教化。

  

  原文

  

  有神巫自齐来处于郑,命曰季咸,知人死生、存亡、祸福、寿夭,期以岁、月、旬、日,如神。郑人见之,皆避而走。列子见之而心醉,而归以告壶丘子,曰:“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,则又有至焉者矣。”壶子曰:“吾与汝无其文,未既其实,而固得道与?众雌而无雄,而又奚卵焉?而以道与世抗,必信矣。夫故使人得而相汝。尝试与来,以予示之。”

  

  明日,列子与之见壶子。出而谓列子曰:“嘻!子之先生死矣,弗活矣,不可以旬数矣。吾见怪焉,见湿灰焉。”列子入,涕泣沾衿,以告壶子。壶子曰:“向吾示之以地文,罪乎不誫不止,是殆见吾杜德几也。尝又与来!”明日,又与之见壶子。出而谓列子曰:“幸矣,子之先生遇我也,有瘳矣。灰然有生矣,吾见杜权矣。”列子入告壶子。壶子曰:“向吾示之以天壤,名实不入,而机发于踵,此为杜权。是殆见吾善者几也。尝又与来!”明日,又与之见壶子。出而谓列子曰:“子之先生坐不斋,吾无得而相焉。试斋,将且复相之。”列子入告壶子。壶子曰:“向吾示之以太冲莫眹,是殆见吾衡气几也。鲵旋之潘为渊,止水之潘为渊,流水之潘为渊,滥水之潘为渊,沃水之潘为渊,氿水之潘为渊,雍水之潘为渊,汧水之潘为渊,肥水之潘为渊,是为九渊焉。尝又与来!”明日,又与之见壶子。立未定,自失而走。壶子曰:“追之!”列子追之而不及,反以报壶子,曰:“已灭矣,已失矣,吾不及也。”壶子曰:“向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。吾与之虚而猗移,不知其谁何。因以为茅靡,因以为波流,故逃也。”

  

  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,三年不出,为其妻爂,食稀如食人,于事无亲,雕瑑复扑,块然独以其形立, 然而封戎,壹以是终。《列子黄帝》

  

  列子书院吴建增

  

  2022年5月24日



标签:
上一篇: 常胜之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