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列子书院官网! 咨询热线:0371-00000000 丨 官方微博 丨 官方微信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列子文化

列子文化

至诚的力量

作者:列子书院 日期:2022/5/17 17:07:15 人气:63

  如何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,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?2核心价值观中,和谐、平等、爱国、诚信、敬业、友善等内容,都包含在中华传统文化中。

  爱 国、奉献、诚实、友善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标准。贯穿于社会公德、职业道德、家庭美德、个人道德等各个方面,是每一个我国国家公民道德建设的基本价值追求。

  《商丘开》是《列子·黄帝》篇里面的一则故事,列子通过商丘开凭借信念获得了成功生动事例,给我们展示了诚信品质的惊人力量。

  商丘开是个老实的种田人,常常饱一顿饥一顿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听说范子华神通广大,势大力强,可以让富人变穷、让穷人变富的人。于是,就向邻里借了干粮盘缠,前去投奔。范子华家收养了很多门客,他们多自富贵人家,瞧不起商丘开,经常变着法捉弄他。

  一天,门客们拥着商丘开一块登上高台,他们中有一个人装出很随便的样子说:“谁能够跳下去,赏一百两金子。”商丘开信以为真,商丘开信以为真,于是首先从台上跳了下去,形状像一只飞鸟,飘扬到了地上,肌肤与骨骼都没有损伤。范家的门徒以为是偶然成功,也没有觉得太奇怪。

  想看笑话的门客们,以为是偶然现象。有一次,他们去一条大河边玩,见一深潭,于是,就又打起坏注意,指着潭子说:“水底有一颗珍珠,潜下去可以得到。”商丘开又潜了下去。当他浮出水面时,竟见他真的捞到了一颗珍珠。众人一脸诧异。

  不久,范家的仓库起火了。范子华呼喊着说:“谁能到火里把锦缎抢救出来,就按抢救出的多少奖赏!”商丘开毫不畏惧地冲入火海,几进几出,烟尘没有沾污脸面,身体也没有被烧焦。

  这样,范氏门徒一下子认准商丘开有道术,一齐拜倒在地,并把他们原来对商丘开打过的坏主意全都自己说了出来。一再表示悔过,请求商丘开原谅,最后还要求商丘开传给他们一点道术。商丘开说:“我没有什么仙术,只是开始我非常相信你们,老老实实照你们说的去做,唯恐心不诚,事情做不好,因此丝毫也没想到个人的安危,结果事情都干成了。现在我才知道,你们是在戏弄我,我现在内心有了疑虑,表面上不动声色,却要回顾那经过的险境,庆幸没被摔死、淹死、烧死,越想越后怕。你们想想看,今后我还肯再去冒险吗?”

  从此以后,范氏的门徒在路上遇到乞丐和马医这些穷人,再不敢侮辱,一定要下车致礼。宰我听说了这件事,告诉孔子。孔子说:“你不知道吗?最诚心的人,是可以感动万物的。可以感动天地,感动鬼神,横行天下而没有违抗的人,何止身负危险、出入水火而已呢!商丘开相信假话尚且不受阻碍,又何况你我都诚心诚意呢!你们要牢牢记住!”

  列子商丘开的故事给我的启示是:

  1、商丘开的成功背后就是一个字:“诚”,二个字“至诚”,中国传统文化叫诚诚恳恳,老老实实。

  2、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,看上去是很笨的,没有那么多的心眼,没有刁钻古怪。反过来看,所谓的聪明人,聪明没有用到实处,反而一事无成。

  3、做事业,求学问,真有大智慧,只有一条路可走,老老实实,勤勤恳恳,不耍滑头!

  4、我们国家需要的,传统文化创新转化运用的就是这样的“笨人”。

  原文

  范氏有子曰子华,善养私名,举国服之。有宠于晋君,不仕而居三卿之右。目所偏视,晋国爵之;口所偏肥,晋国黜之。游其庭者侔于朝。子华使其侠客以智鄙相攻,强弱相凌,虽伤破于前,不用介意。终日夜以此为戏乐,国殆成俗。禾生、子伯,范氏之上客,出行,经坰外,宿于田更商丘开之舍。中夜,禾生、子伯二人相与言子华之名势,能使存者亡,亡者存;富者贫,贫者富。商丘开先窘于饥寒,潜于牖北听之。因假粮荷畚之子华之门。子华之门徒皆世族也,缟衣乘轩,缓步阔视。顾见商丘开年老力弱,面色黎黑,衣冠不检,莫不眲之。既而狎侮欺诒,挡秘挨枕,亡所不为。商丘开常无愠容,而诸客之技单,惫于戏笑。遂与商丘开俱乘高台,于众中谩言曰:“有能自投下者,赏百金。”众皆竞应。

  商丘开以为信然,遂先投下,形若飞鸟,扬于地,骪骨无 。范氏之党以为偶然,未讵怪也。因复指河曲之淫隈曰:“彼中有宝珠,泳可得也。”商丘开复从而泳之。既出,果得珠焉。众昉同疑。子华昉今豫肉食衣帛之次。俄而范氏之藏大火。子华曰:“若能入火取锦者,从所得多少赏若。”商丘开往无难色,入火往还,埃不漫,身不焦。

  范氏之党以为有道,乃共谢之曰:“吾不知子之有道而涎子,吾不知子之神人而辱子。子其愚我也,子其聋我也,子其盲我也。敢问其道。”商丘开曰:“吾亡道。虽吾之心,亦不知所以。虽然,有一于此,试与子言之。曩子二客之宿吾舍也,闻誉范氏之势,能使存者亡,亡者存;富者贫,贫者富。吾诚之无二心,故不远而来。及来,以子党之言皆实也,唯恐诚之之不至,行之之不及,不知形体之所措,利害之所存也,心一而已。物亡迕者,如斯而已。今昉知子党之诞我,我内藏猜虑,外矜观听,追幸昔日之不焦溺也,怛然内热,惕然震悸矣。水火岂复可近哉?”自此之后,范氏门徒路遇乞儿马医,弗敢辱也,必下车而揖之。宰我闻之,以告仲尼。仲尼曰:“汝弗知乎?夫至信之人,可以感物也。动天地,感鬼神,横六合,而无逆者,岂但履危险、入水火而已哉!商丘开信伪物犹不逆,况彼我皆诚哉?小子识之!”《列子黄帝》

  列子书院吴建增

  2022年5月14日

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