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列子书院官网! 咨询热线:0371-00000000 丨 官方微博 丨 官方微信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列子故事

列子故事

听琴·《列子御风》

作者:列子书院 日期:2021/9/6 11:00:55 人气:27

  

  ▲虹堂《听琴·》目前已经影响数百位琴友养成每天听琴的习惯。

  虹堂古琴《听琴·》系列:将以流传年代顺序,每天一首分享至虹堂古琴微信公众平台,每首琴曲的演奏者都精选于近代古琴大师具有代表性的曲目。使听众能听到高标准的古琴正音······

  乐瑛演奏

  吴文光演奏

  第一次读到“列子御风”一词,是在《庄子》一书中,“夫列子御风而行,泠然善也。”而后通过阅读道家经典《列子》,也就对列子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。在心目中,列子俨然是一位真人的形象。而初识琴曲“列子御风”,是在“老八张”乐瑛录音的四首琴曲中。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挺不错,觉得该曲无论旋律意境,都可谓名副其实。飘飘洒洒,御风而行,泠然善也。乐瑛弹的“列子御风”,指力强劲,指法纯熟老练,节奏灵巧多变,旋律优美流畅,富于韵味。听者开篇即入佳境,心领神会,飘飘洒洒,如振衣凌风而行,不知风乘我,不知我乘风,遗世而独立,气势绵绵不绝。整首曲子天马行空、一气呵成,真所谓轻快飘然“泠然善也”。

  初识琴谱“列子御风”,是在《四库全书—琴谱合壁》中。《琴谱合壁》由《太古遗音》与《伯牙心法》二书合成,为明代金陵琴家杨抡所撰,明代该书名曰《真传正宗琴谱》。杨抡号鹤溆,明末著名琴歌派琴家之一,当时“ 杨君之谱,海内诵习已久。”《太古遗音》有谱有文,《伯牙心法》多有谱无文。“列子御风”正是出自杨抡《太古遗音》,谱旁注有歌词。

  “列子御风”是一首很优秀的琴曲,别名“列子”、“御风行”,相传为南宋著名琴家毛敏仲所作,估计其创作年代不会晚于南宋。据明初《神奇秘谱》(1425)记载:臞仙曰:“是曲乃敏仲翁取列子黄帝篇‘御风凝神游六合’所作,其趣同。《西麓堂琴统》(1545)亦曰:“毛敏仲所作,自云平生精粹在此。盖取诸列子御风之意,亦刘氏所传,其来远矣。”可见该曲当毛敏仲所作,或其所继承。应该说,这是一首特色鲜明、内涵丰富的道家琴曲。聆听是曲,有一种凌虚御风,超然物外的感觉。故先哲云:“列子贵虚”,一点都不错。《杏庄太音补遗》(1557)亦云:“列子御风,是以神御虚也,周流六虚,无所不臧,惟至人能之。后人遂拟是曲。”明末杨抡《太古遗音》(1609)该曲解题写得更完备:“按斯曲乃神品仙音异人所传也。昔列子讳御寇,春秋郑国隐居之高士,与尹关子为友,尝偃仰屈伸嘘呼吸,游心于清静玄虚之府,茫无所得,后闻壶邱子道高德重,复往以师事之,相与讲求至理者,几四十一旦豁然贯通,窥其壶奥而神解焉。故能御风以行若驰天马然,扶摇于九万之上,遨游于六合之中,俯仰乾坤,飞跨宇宙,列迹于清虚无极之表而与天地相为始终焉。后之学道者,景仰其事而企慕之,写入绿绮,无非遐想其盛轨,而思同游于九垓八埏之境耳。不然,何其音之入神如斯也。”明末清初著名琴家徐青山曾语:“余早岁好道,晚岁无成,而无时不作赤松游想。先辈有云:‘奏洞天而俨霓旌绛节之观,调谿山而生寂历幽人之思。’予抚列子聊以寓凌虚御风之意,非敢自谓泠然善也。”青山将“列子御风”与明代“洞天春晓”、“谿山秋月”两大琴曲相提并论,足见青山对“列子”一曲的厚爱与评价之高。(青山之谱与乐瑛版“列子”相近)

  “列子”一曲虽其音入神,然不如“平沙”、“渔樵”、“梅花”、“流水”诸曲流传广泛,为人熟悉。近代擅弹此曲者,所知唯乐瑛一人,其曲亦选入《古琴曲集》。当代琴家为是曲打谱者,有吴文光、王永昌、 汪铎等先生。吴文光先生为当代著名琴家,其“列子御风”据《神奇秘谱》打出,该曲节奏抑扬顿挫、起伏跌宕;乐感浑厚苍老、活泼生动;乐情傲世潇洒,极富个人情感特色。梅庵琴家王永昌先生之“列子”,合参《神奇》、《西麓》,虽有其谱,然未闻其音,故引以为憾。吴门琴家汪铎先生钟情于道家琴曲之发掘打谱工作,其“列子”出自《西麓堂琴统》,始听似觉恬淡虚无,再听若含至味,虽无乐瑛版之行云流水、飘飘洒洒,及吴文光版之鲲鹏扶摇、傲世欺俗,然更近道家意趣。其曲音节铮铮,古朴轻快,直指心性,富含内心思想之表述,修炼境界之体悟,颇能体现一位“固守真朴、抛弃浮华”的真人形象。

  有关琴曲“列子御风”之记载,最早可见诸明初朱权所修订的《太古遗音》(1413)。然书中未录曲谱,其“商意”后所附商调曲名中,有“凌虚吟” 、“御风行”两曲,“御风行”即“列子御风”,“凌虚吟”即“列子御风”之引。惜宋元时代诸古琴谱集(如著名的《紫霞洞琴谱》、《霞外琴谱》等等)皆已失落亡佚,如今所见之“列子御风”传世曲谱最早刊于明初宁王朱权所辑之《神奇秘谱》上。于当世载有是曲的三十多部存见古琴曲谱中,观其指法、内容、段落、声韵、曲风及演变,首推《神奇秘谱》版〈十段〉列子御风”最古。《浙音释字琴谱》(1491前)版〈十段,附歌词〉“列子御风”残谱(仅存第七段后半部分~第十段)与《神奇》几乎完全一致,其后的明清诸谱“列子”皆源于《神奇》而有所发展。

  其中《风宣玄品》(1539)〈十段〉、《西麓堂琴统》(1545)〈十段〉、《梧冈琴谱》(1547)〈八段〉、《重修真传琴谱》(1585)〈九段,附歌词〉、杨抡《太古遗音》(1609)〈十段,附歌词〉、《松弦馆琴谱》(1614)〈十段〉“列子”皆各具特色与代表性。

  【《风宣》一脉】

  《风宣玄品》为明徽王朱厚爝所辑刊,资料价值甚高,其“列子御秘谱风”〈十段〉与《神奇》版较为接近,指法内容有一定程度发展。《太音传习—列子御风》(1552)〈九段〉,指法内容与《风宣》基本相同,仅分段有异,其第三段相当于《风宣》(三~四)段。明张一亨所撰《义轩琴经—列子御风》〈具体年代不详,仅存九段,第十段阙〉与《风宣》基本相同(分段组合稍有差异),并有所发展。《五音琴谱—列子御风》(1579)〈十一段〉,与《风宣》基本接近,并有所发展。《琴书大全—列子御风》(1590)〈十段〉除个别指法及分段组合有异外,与《五音琴谱》基本相同,然观其曲谱,抑或《五音琴谱》“列子”来源于《琴书大全》。

  【《西麓堂》一脉】

  《西麓堂琴统》,明汪芝所辑,该书为明代琴谱中收录琴曲最多的一书,并保存了大量远年遗响,为它谱所未载,近代琴学先驱查阜西先生对其评价甚高。该谱集辑撰成书后流传不广,故后代明清诸谱中直接来源或收录《西麓堂》琴曲的不多,建国后方发现《西麓堂》孤本。其“列子御风”〈十段〉与《神奇》版较为接近,指法内容有一定程度发展,相比《风宣》更为忠实《神奇》,且该曲亦颇有特色。

  【《梧冈》一脉】

  《梧冈琴谱》是明代存见的第一部明确为“徐门正传”的琴谱,为浙派重要古琴谱,编者黄献。其“列子”(名“御风行”,八段),与《神奇》版基本相同,段落虽分为八段,较之十段《神奇》仅段落组合不同而已。《琴谱正传—御风行》(1561)〈八段〉录自《梧冈》,故两谱完全相同;《杏庄太音补遗—列子御风》(1557)〈八段〉段落指法同于《梧冈》;《玉梧琴谱—列子御风》(1589)〈八段〉除个别指法外亦同于《梧冈》;《文会堂琴谱—列子》(1596)〈九段〉,与《梧冈》较为接近,第七段始分段有异;《藏春坞琴谱—列子御风》(1602)〈八段〉,录自《玉梧琴谱》,故与《玉梧》完全相同。

  【《重修真传》一脉】

  《重修真传琴谱》(全名《重修正文对音捷要真传琴谱大全》),明末琴歌派著名琴家杨表正所辑,初刻于1573年,原名《正文对音捷要真传琴谱》。《重修正传琴谱—列子御风》〈九段,附歌词〉,其歌词与《浙音释字琴谱》残卷基本相同,然其指法发展改变极大,与诸谱不同,该谱亦未见它谱传承或转录。杨氏工配文对音,好改谱,此谱很可能就是出自他的发展改编。

  【杨抡《太古遗音》一脉】

  明末杨抡《太古遗音—列子御风》〈十段,附歌词〉亦源于《神奇》,并有较大充实与发展,根据该谱段落指法及作者所言:“旧谱颇有错简,余公斤正而维新之,庶使听者无倦。”,可见作者当参合众谱而维新之。明末《阳春堂琴谱—列子御风》(1611)〈十段,无歌词〉除个别指法外,与杨抡《太古遗音》完全相同;《理性元雅—列子御风》(1618)〈十段,附歌词〉,与杨抡《太古遗音》基本相同(第六段开头有异);清代《颖阳琴谱—列子御风》(1751)〈十段,无歌词〉盖录自《太古遗音》,故两谱相同。

  【《松弦馆》一脉】

  明末虞山派创始人严天池编撰《松弦馆琴谱》(1614年),其“列子御风”〈十段〉,较之《神奇》,已有显著变化与发展,“列子”一谱至此已达变动之顶点,演变亦至尾声,此后“列子御风”亦趋定型,其后明末几本琴书及清代多数琴书皆录用该谱。如明末《太音希声》(1626)〈十段,附歌词〉,其指法内容与《松弦馆》基本相同;《古音正宗—列子御风》(1634)〈十段〉,比较接近《松弦馆》,分段上有些不同;《徽言秘旨—列子御风》(1647)〈十段〉,同于《松弦馆》;《友声社琴谱—列子御风》〈十段〉基本同于《松弦馆》(分段组合有些差异,该谱集为郑正叔先生校订删选严天池之谱而成。);《臣卉堂琴谱—列子御风》(1665,郑正叔谱)〈十段〉亦大体接近《松弦馆》。其后清代的《琴苑心传全编》(1670)、《大还阁琴谱》(1673)、《德音堂琴谱》(1690)、《琴谱析微》(1692)、《诚一堂琴谱》(1725)、《兰田馆琴谱》(1755)、《研露楼琴谱》(1766)、《自远堂琴谱》(1802)、《悟雪山房琴谱》(1836)、《天闻阁琴谱》(1876)诸谱“列子御风”皆同于《松弦馆琴谱》。(另《卧云楼琴谱》(1722)出自《琴谱析微》,故其“列子”两谱相同。)近代乐瑛版抄本“列子”,指法旋律即基本同于《松弦馆》。

  此外尚有清代《小兰琴谱》(1812年)〈十三段〉、《峰抱楼琴谱》(1825年)〈十段〉、二谱之“列子御风”未曾拜阅,故在此未加分析。

  相传南宋毛敏仲取《列子黄帝篇》列子驾御风云,遨游六合的意境而作,共分十段。表现了作者蔑视尘俗,追求一种“超然物外”的道家思想的境界。

  又,陆机《要览》曰:列子御风,常以立春归于八荒,立秋游乎风穴。是风至,草木皆生,去则摇落,谓之离合风。

  题解

  《神奇秘谱》:臞仙曰,是曲者,毛仲翁取列子黄帝篇“御风拟神游六合”所作。其趣同。

  《西麓堂琴统》:毛敏仲所作,自云平生精粹在此。盖取诸列子御风之意,亦刘氏所传,其来远矣。

  《杏庄太音补遗》:“列子御风”,以神御虚也。周流六虚,无往不臧,惟至人能之,后人遂拟是曲。

  《重修真传琴谱》:与神奇秘谱同。“……其趣诚冲游云汉之表者矣。”

  《玉梧琴谱》:与神奇秘谱同。

  《藏春坞琴谱》:与神奇秘谱同。

  《杨抡太古遗音》:按斯曲,乃神品仙音,异人所传也。粤昔列子,讳御寇,春秋郑国隐居之高士。与关尹子为友。尝偃仰屈伸,煦嘘呼吸,游心于清净玄虚之府,茫无所得。后闻壶丘子道高德重,复往以画之,相与讲求至理者,几四古年,一旦豁然贯通,窥其壶奥,而神解焉;故能御风以行,若驰天马然,扶摇于九万之上,遨游于六合之中,俯视乾坤,飞跨宇宙,列迹于清虚无极之表,而与天地相为始终焉。后之学道者,景仰其事而企慕之,写入绿绮;无非遐想其盛轨,而思同游于九垓八埏之境耳。不然,何其音之人神如斯也?旧本颇有错简,余皆印证,而维新之,庶使听者忘倦。

  《理性元雅》:……与前谱同至。……“之境耳”下接:但诸本颇有错简,余参合而稍为归正之,庶使听者忘倦。

  《琴苑心传全编》:按斯曲乃毛仲翁取列子黄帝篇御风,拟神游六合而作,其意同。盖非轻世远举,出尘遐想者,不足以语此。

  《颖阳琴谱》:同杨抡太古遗音题解。

  《醒心琴谱》:南宋毛敏仲所作。其平生精粹在此曲中。是曲又名《列子》、《御风行》。春秋郑国隐士列御寇,与关尹子为友,尝偃仰屈伸,煦嘘呼吸,游心于清净玄虚之府,茫无所得。后闻壶丘子道高德重,复往求至理,而一旦豁然贯通,窥其壶奥,而神解焉,故能御风以行,若驰天马然,扶摇于九万之上,遨游于六合之中,俯视乾坤,飞跨宇宙,列迹于清虚无极之表,而与天地相为始终焉。《列子御风》即写意于此,有御风万里,神游六合之趣。

  《磨励提高》:与《醒心琴谱》同。

  后记

  《琴苑心传全编》:列子名御寇,春秋郑国人。与关尹子友。尝偃仰屈伸,煦嘘呼吸,游心净虚,无所得。后师事壶开子,讲求至理四十年,豁然神解,御风以行。御风,神游等曲,近乎虚诞,然以拟议乎旷放之意,可谓狂矣。以视世之牾情势欲,劳神役形,而不知所止者,当为针对。若墨子诐遁,普庵邪惑,琴之也,固所斥已。昭君贻羞汉室,凤求凰有玷名教,胡笳亏辱节气,如彼之类,又奚取焉。

  《大还阁琴谱》:余早年好道,晚岁无成,而无时不作赤松游想。先辈有云,“奏洞天而俨霓旌绛节之观,调奚山而生寂历幽人之思。”予抚列子聊以寓凌虚御风之意,非敢自谓泠然善也。

  《诚一堂琴谱》:泠然之趣,心领神会。

  《小兰琴谱》:举止俱在衫履之外。

  关注《听琴·》系列,如果您今天忘记收听,下方会有所有的琴曲连接,不妨细细聆赏!

  虹堂古琴听琴系列:时听一弄琴,以享太古音。

  听琴·《凌虚吟》

  听琴·《猗兰》

  听琴·《鹤鸣九皋》

  听琴·《短清》

  听琴·《长清》

  听琴·《神游六合》

  听琴·《广寒秋》

  听琴·《广寒游》

  听琴·《天风环佩》

  听琴·《鸥鹭忘机》

  听琴·《慨古吟》

  听琴·《梅花三弄》

  听琴·《颐真》

  听琴·《小胡笳》

  听琴·《忆故人》

  听琴·《山中思友人》

  听琴·《秋月照茅亭》

  听琴·《获麟操》

  听琴·《酒狂》

  听琴·《招隐》

  听琴·《玄默》

  听琴·《白雪》

  听琴·《阳春》

  听琴·《流水》

  听琴·《高山》

  听琴·《古风操》

  听琴·《华胥引》

  听琴·《广陵散》

  听琴·《遁世操》

  听琴·《神人畅》

  听琴·《幽兰》

  听琴·《古怨》

  听琴·《黄莺吟》

  分享给身边热爱古琴的朋友。



标签: